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他晚上一直插着就没出来过

  • 未知
  • 状态:全集

天净沙命令五败之伤帮他进入了魅谷,在心中解释“与其回到玖宫岭,倒不如去昧谷破坏传送门,这样既可以阻止零的继续侵入,还可以让假叶和霸零不能顺利退出玖宫岭。”……这边的胄已经离开试炼场地,情况有些逆转,还好有子言等人……褪忆林的情况还很乐观,但是学生宿舍那里,山鬼谣居然来到了?!而弋痕夕老师那边,碧婷和游不动受伤了,在弋痕夕老师为两人疗伤时,出现是谁?辗迟那边,辗迟被胄骗到了心境的另一边,胄开始吸取辗迟的零力……

热播国产动漫

他晚上一直插着就没出来过热门推荐

这是官网发布的信息: 目前《侠岚》的1至2季(1—52集)已经于央视播出完毕,目...



侠岚第三季什么时候播放

远处传来了七魄之首-假叶的阵阵阴笑……“就凭这么一个小小的玖宫防御阵,就想困住我吗?真是笑话。”假叶说。破阵统领道:“众侠岚听令,誓死保卫玖宫岭,夺回神坠!”破阵统领的一声命令,全体侠岚严阵以待,大战一触即发,众侠岚开始战斗起来,面对未知的新品种的零,他们的零术,似乎直逼五败。所以,不像打重零时的那么轻松,以现在的侠岚们的实力来说,还是能够应付的。戈痕夕问道:“这是什么零,为何没有见到过?”破阵统领答道:“这是异零,我在几百年前见到过,这种零很少露面,是胄孵化出来的小型分身。”胄说道:“没错,几个月前,我修炼内功,就是因为,这场计划,这么多的异零,我看你们怎么对付。”这时画面转开:众侠岚们,正在对付邪恶的新品种的异零,一个零光,正对辰月飞了过来,只见随后来的千钧道了一声:“小心……水砍冰封魄”一个绝技下来,一个异零倒在地上。“谢谢你!千钧”辰月看着千钧道。而千钧对辰月只是微笑了一下,便继续对付满山遍野的异零。这时,突然从传送带上出现了一个久违的身影…………“戈痕夕,好久不见”原来是山鬼谣,后边随之跟着的是:辗迟的姐姐,脚上的风铃不断响起……第二章 更强的辗迟跟在山鬼谣后边的,就是辗迟的姐姐,她脚上的风铃,正在一步一步的唤醒着辗迟的内心,这时正处在昏迷的辗迟,心里正闪过很多的回忆,她的姐姐被山鬼谣掳走的画面,她姐姐的风铃……这时辗迟猛的惊醒:“姐姐”站在一旁的胄,被辗迟的惊醒吓到了“怎么会,我明明……”辗迟答道:“可恶,可恶的零,为什么要拆散我和姐姐!!!”辗迟的心中怒火正在燃烧——戈痕夕看情况不妙:“不要啊,辗迟,你会回不了头的”“戈痕夕老师,你忘了我去桃园山修炼的事情了吗”辗迟笑了笑。爆发吧!强大的辗迟~辗迟突然零力附体,但是心智没有失去,翻身过去,一道零光闪过~山鬼谣大叫一声:“遭了……”“这”假叶不禁喃喃但是已经晚了,毫无防备的胄被这一招重伤在地。胄捂住伤口,起身来:“怎么会……你怎么有这么强大的零力?”旁边的辰月,连声道好!山鬼谣道:“没错,我上次在绝气逆空中的时候,就是被他的零力所击败。”胄向后退去:“众零们,上!”顿时,成千上万的异零,向辗迟扑去,辗迟突然将零力除去,使出最新的一招:“火离贯日”一束强大的光束一飞冲天,辗迟所在的地方,霎时成为了零的坟墓。在与破阵统领战斗的假叶也被震撼了。辗迟到底是什么来历呢…………第三章 零——辗迟在一旁的假叶愣了愣,随即那使人汗毛耸立的奸笑声再次从耳旁传来。“哈哈哈哈辗迟,好名字那!哈哈哈哈”假叶顿了顿,“其实你的体内之所以会有如此强大的零力,还不是拜我所赐!哈哈哈哈”众人听到假叶这样说,都感到毛骨悚然“胡说!”辗迟激动了,似乎有一团火焰正从体内升起。“辗迟,你可得好好地感谢我啊,若不是我,怎么会有你!”假叶道。全场的侠岚们都怔住了。“大家一定很好奇,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其实他是零的本体,是我将火属性元炁注入辗迟的体内,希望制造出能克制侠岚的‘秘密武器’,可因元炁与零力相对峙,导致他从制造起就体弱多病,成了失败品,便将他丢弃了,本以为早就死了,可没想到不仅没死,还成为了四象侠岚,竟会控制利用体内的零力,怎么都没想到啊”听到这,除了弋痕夕和破阵统领,所有人都震惊了。辗迟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是零。这时,胄站了起来,朝着悔恨的辗迟开展了零术随着一阵紫色的光芒,辗迟的命运会发生怎样的转变呢?第四章 零之火离“啊好难受!”辗迟发出了令人汗颜的叫喊。辗迟的身体被紫色的零力包围,但似乎紫色的光焰中又散发着红色的元炁众侠岚再次怔住“中了我这招,谁都别想活下来!哈哈哈哈”胄阴笑地说。“辗迟!”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从辰月嘴中叫出。“辰月,别害怕,看到辗迟身后红色的元炁了吗?一个侠岚只要元炁还在,他就会有支撑下去的力量!”弋痕夕老师喃喃的说。“辰月姐姐辣妈啊——啊!”此时的辗迟抱着剧痛的头,大喊着“看!辗迟的身后!”千钧道。众人发现辗迟身上本包裹这的零力似乎被辗迟的元炁吞噬了就在这时,只听见辗迟一声大吼“零之火离!”大家包括胄与假叶顿时瞪大了眼睛只见辗迟将千万个用火属性红色元炁包裹着的零力火球朝着敌人攻去,瞬间,胄受了重伤,异零消灭了不少,就连站在远处观望的山鬼谣,也被辗迟的能量所擦伤手臂就在此时,假叶朝着辗迟抛出了几个用零力制造的“小刺球”随着“嘭”的一声,辗迟倒在了地上玖宫岭是否能保住,那蕴藏这神秘巨大力量的神坠是否能夺回第五章 玖宫防御阵“总算把那臭小子打倒了!”假叶如释重负地说。这时,假叶将左手按在地上,瞬间那些倒下的异零又重新爬了起来,而且似乎变得更强大了,侠岚们感到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而辗迟此时正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但大家再也没时间去想辗迟的事儿了,因为假叶的实力已不可估量。“零影!”假叶一声喝道,发动了零术。随即离假叶较近的千钧、辰月都因受了零力而倒在地上,还有许多实力较弱的四象侠岚也或迟或慢地倒下。玖宫岭似乎危在旦夕。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水坎——扭转乾坤!”“地坤——山崩地裂!”“风巽——千叶降龙!”“天乾——翻云覆雨”破阵统领、申屠、弋痕夕、云丹依次发动自己的侠岚术绝招,还不到两秒钟,假叶与零、胄纷纷倒在地上“呵呵,你太小看玖宫防御阵啦,这可不单单是封闭玖宫岭这么简单”假叶从地上飘起,笑着说:“那你也别太小看我,我一定会回来的!哈哈哈!”(额假叶的话引用一下灰太狼的口头禅)“慢,神坠留下!”破阵统领喊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胄,把神坠给他!”“假叶大人,可”“给他!”假叶喝道。接着,胄不甘心地将神坠扔下。神坠终于夺回来了,众侠岚总算松了口气。但此时的辗迟却生死未卜,辰月、千钧奄奄一息,经受过零力重伤的他们,会转危为安吗?第六章 辗迟的眼泪零撤退后,破阵统领安排太极侠岚为辗迟、千钧、辰月疗伤。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受伤最重的辗迟竟最快恢复,兴许是辗迟体内的零力与受的零伤产生抗性了吧。虽然辗迟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千钧和辰月仍处于昏迷状态,而且似乎伤口更严重了,特别是辰月,受到零力伤害的手臂全肿成紫红色的了。辗迟醒来后看到辰月和千钧被零力伤成这个样子,心里就如刀割般痛。这天,弋痕夕老师找到辗迟,说:“辗迟,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以辰月的伤势看,她可能醒不过来了,至于千钧,他很有可能会残疾。”“什么!弋痕夕老师,你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辗迟发疯般喊道。“辗迟,对不起,这是真的。”“不,不会的,辰月不会死,千钧不会残疾的!不会的!”“我带你去看看他们吧。”说着,弋痕夕老师便带着辗迟到了幽静的疗伤阁。——————————————————————————————疗伤阁辗迟发疯般冲进去,只见辰月与千钧正静静地躺在床上,任阳光洒在脸上。辗迟半跪着在辰月与千钧的床前,悔恨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都是我,是我害了你们,若我不是零,假叶就不会发动这么大的零术,而你们就不会伤的这么重了”当辗迟的泪水滴入床前的土壤时,奇迹发生了第七章 友情的力量这时,床前的土壤射出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芒,接着,这些光芒朝上飘,很快便布满了整个屋子。就在这时,光芒不约而同地渐渐聚集在辰月千钧的上方,又慢慢扩散。过了一会,这些光芒照射在辰月与千钧的身上,并渐渐将他们各自包裹,缓慢地托起。这耀眼的光芒使哭泣的辗迟停止了哭泣,使叹息的弋痕夕老师不再叹息,似乎使屋内的空气凝固了。“辗迟,快看!辰月和千钧体内的零毒正在慢慢地排出!”弋痕夕老师叫道。“啊,真的!正在排出!也就是说,辰月和千钧能活下来了!是不是啊?!”辗迟激动地问道。“嗯,当初我们几个太极侠岚无法将他们体内的零毒排出,而导致零毒扩散,堵塞炁门,所以他们的病情无法好转。现在零毒排出了,应该就没事了。”弋痕夕道。“那弋痕夕老师,这些光芒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可以排零毒?”“我想,这应该是曾在这逝去的太极侠岚留下的大量元炁,但这些元炁在地底深处,很难钻出地面,说不定是你友情的眼泪刺激了元炁,使这些元炁破地而出,为他们疗伤。现在他们体内的零毒已全部清除,能不能醒来就要看他们了!”辰月和千钧都底能不能醒来呢?第八章 醒来好几天过去了,辰月和千钧虽然没有醒来,但他们的病情都有很大的起色和好转。辰月的手臂已经不再肿痛了;千钧的腿也以恢复正常。只要他们能醒来,并有顽强的意志对抗病魔,坚持训练,他们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健康,参加侠岚训练。而此时的辗迟看到千钧和辰月渐渐恢复健康,心中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下来了。这天,阳光明媚,辗迟伸了伸懒腰,抬头看了看窗外,“奇怪,游不动怎么还没带早餐来啊?这个家伙,不会还没起床吧!”肚子好饿啊”辗迟气呼呼地说。(额没这么夸张啦)“辗迟!辗迟!呵呵呵”游不动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呵的意思是喘气)“你个游不动,怎么现在才来啊!这么着急,有什么事吗?”辗迟略微生气地说。“呵呵呵辗迟,呵呵呵辰月和千均呵呵呵”游不动一边喘气一边说.“快说啊!他们怎么了!”没等游不动说完,辗迟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辗迟,别着急啊,等我喘口气儿!”游不动似乎卖了下关子。“游不动!”辗迟怒气冲冲“辗迟,别激动嘛!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辰月、千均在今天早上都醒过来了,我之所以来的这么迟,就是为了到疗伤阁给他们送饭去!”游不动带着委屈又讨好的语气道。说话间,辗迟已跑到了疗伤阁。————————————————————————————疗伤阁疗伤阁内,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美好。辰月与千钧正半躺半卧地在床上吃着游不动送来的早餐。辗迟轻轻地喊了一声:“辰月,你醒了?!”“辗迟?!你总算来了,谢谢你这几天照料我。”辰月的微笑总是这么善良迷人。辗迟听到辰月的夸赞后,不禁愣在那呵呵傻笑。“咳咳!”千钧装严肃地咳了一声“这儿还有一个呢!”“那谁,好点了没?!”辗迟装作满不在乎地问道。“好多啦!”千钧道。这时,屋内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额对不起,我的肚子饿了。”辗迟不好意思地摸着扁扁的肚子傻笑。看到辗迟这副模样,大家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第九章 天净沙的归来就在这时,弋痕夕老师一改以前遇事冷静地形象,略有慌张又似乎十分欣喜。“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真的在这里。”弋痕夕道。“弋痕夕老师,发生什么事了!”辗迟急忙问道。“你个棒椎!弋痕夕老师肯定是来给我们报喜的!”千钧或重或轻地朝着辗迟的头就是一拳。“千钧!你别忘了!你能醒这么快,还不是因为我!”辗迟似乎生气了。“好啦!你们都别闹啦!听听弋痕夕老师怎么说吧。”辰月有些生气地说。“哈!还是辰月最懂事。”弋痕夕老师道。“就是嘛!辰月最懂事!呵呵呵!”辗迟笑嘻嘻地挠着头。“切!”千钧道。“切什么切!你要切什么啊!”辗迟“乘胜追击”。“行了,行了!辗迟,你猜猜是谁来啦,你认识的恩师哦!”弋痕夕老师故意卖了卖关子。“那我猜啦!嗯恩师?难不成是山鬼谣!”“你觉得山鬼谣是你的恩师!?”弋痕夕老师哭笑不得。“弋痕夕老师,如果说到恩师,您又先让辗迟猜,那就一定是辗迟的恩师。”千均轻轻地搅了搅下巴。“额,我猜是天净沙老师吧,要数辗迟的恩师,除了您,就是天净沙老师了。”辰月略有所思地答道。“嗯,没错,我的天净沙师伯回到玖宫岭啦!”弋痕夕说道,“辗迟,你的恩师来啦,还不快去迎接!”“啊!?那谁,啊不,天净沙老师回来啦!?”辗迟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真的,辗迟,快去吧!还有,千钧、辰月,你们也都去一睹天净沙的身影吧!哈哈哈哈!”弋痕夕笑道。“是,弋痕夕老师!”三人异口同声地叫道。——————————————————————————————破阵统领屋内三人一路小跑着来到了破阵统领的屋内,只见两位“老人”正在互相调慨对方。“破阵统领,请问天净沙老师呢?”辰月颇有礼貌的问。这时,一位衣着较为邋遢的老人说道:“我就是天净沙。辗迟!我还以为你这家伙把我给忘了呢!嗬嗬嗬”(这里的嗬嗬嗬是指天净沙装哭的声音)额(⊙o⊙)…,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净沙老师,怎么这么那个,也难怪当时辗迟没能当场把天净沙老师认出来(⊙o⊙)…千钧和辰月心中想着。此时的辗迟一出口就是:“嘿,那谁,额不,天净沙老师,你当时说也不说一声,就走了。对啦,你还没给我看你侠岚卦印的位置呢!”“嗯,不错不错,一阵子不见有礼貌多了呢。那个侠岚卦印,额人家不好意思给你看嘛!呃呃呃!”天净沙妞怩地说。看到这儿,千钧和辰月心中不禁频频作呕。辗迟听到天净沙的话,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在一旁看着的破阵统领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呵呵呵!看来这天净沙还是改不了这性格啊!”第十章 任务来临一旁的天净沙听到了破阵统领的话后,忙说:“嗬!你这老家伙!说啊,说啊!我有什么性格啊!”“什么性格?!倒是没什么性格,就是这臭脾气,一个“大美女”有这种臭脾气可不好哦!”破阵统领笑嘻嘻地说道。“谁是大美女那?!老家伙,这么多年不见,这损人的话你可是学了不少啊!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天净沙嬉笑着摇了摇头。“你…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破阵统领气得语无伦次。“你呗!还能是谁啊!”天净沙笑道。此时在一旁的辗迟、千钧、辰月则笑的不行,辗迟笑得就差滚到地上了。正当众人笑得不行时,门外传来了求见破阵统领的声音。“咳咳!进来!”破阵统领清了清嗓子叫道。只见门被缓缓推开,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破阵统领,我来了。”这名男子朝破阵统领走来。“额?弋痕夕老师?!”辗迟、千钧、辰月不约而同地疑惑。(额(⊙o⊙)…前面搞搞悬疑。呵呵)“弋痕夕老师,你怎么来啦?”辗迟率先问道。“是我叫他来的,弋痕夕,坐吧。”破阵统领又恢复了平常那严肃认真的神情。“嗯。”弋痕夕老师总是这样轻言淡语,连句谢谢都没有。“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儿,据天净沙所言,他在昧谷发现零似乎正在筹划些什么,为了玖宫领的安全,决定派你们到昧谷附近去勘察,一有消息马上让海东青汇报玖宫岭。明天就上路吧,一切都要小心,昧谷十分危险,弋痕夕,你一定要保护好神坠,还有天净沙,你也随他们一起去吧。”破阵统领道。“啊?!还要去啊!老家伙,你这是在报复我吧。”天净沙苦着脸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一点都不想成天呆在玖宫岭,我这是在恢复你的自由啊!”破阵统领威逼利诱。“也对。好吧,这次就听你一次。”天净沙道。“哈哈哈哈哈哈(⊙o⊙)…”众人听到这儿,都不禁大笑起来。只是弋痕夕老师似乎眉头一直紧紧皱着(⊙o⊙)…第十一章 昧谷,我们就要来了大家听着破阵统领说完一切需注意事项后,除了弋痕夕老师和天净沙老师被留下,三个四象侠岚一个拉着一个(除千钧是被辗迟扯着走外),回到了炽天殿。三个孩子(包括千钧)再一次接到了任务,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们并不知道此行的艰险,也不知道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他们的内心是快乐的,是激动的。但那两个太极侠岚——弋痕夕、天净沙心中却忐忑不安。——————————————————————————————破阵统领屋内“这次去昧谷,是玖宫岭第一次派侠岚到如此艰险的地方去执行任务,除天净沙和我外,几乎没有侠岚进入过昧谷。而这次任务行动,可能会是你们的最后一次任务,虽然艰险,但却关乎玖宫岭的安危和穹奇的复苏,而你们两个又是神坠守护者,无论遇到怎样的危险,怎样的突发情况,都要誓死保护神坠,誓死保卫玖宫岭!还有,切记,当迫不得已与较高等级的零战斗时,不要硬来,要以智取胜,”破阵统领摸摸胡子说道。“好啦,真是啰嗦!”天净沙满不在乎地说:“不过就是去昧谷吗,家常便饭,没什么的,有必要搞得这么严肃吗?!”“弋痕夕,不要理他,你千万不要情敌,还有,回去要告诉那几个孩子,此次任务的重要性,明白了吗?!”破阵说道。“是,破阵统领。我明白了!”弋痕夕道。“带上这个,当遇到危险无法脱身时,你将体内神坠交给那几个孩子,用这个向他们抛去,这样,三个孩子就能带着神坠在一秒之内安全回到玖宫岭,但只能用一次。在危机关头,不要犹豫!”破阵拿出一个骰子形状的小方块,边说边交给弋痕夕。“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午时出发。”“是!”二人答道。——————————————————————————————炽天殿三人听完弋痕夕老师的安排后,不禁对明天的行程充满了憧憬,他们明白,也许这是他们执行的最后一次任务,但成功了就会给玖宫岭带来和平安详,作为侠岚,他们愿意为人类、为玖宫岭献身。(不要介意,这个可能有点过了)辗迟、千钧、辰月收拾好东西,睡下了。他们心里都有一个大问号:明天,他们会面临在怎样的挑战呢?昧谷,我们就要来了!第十二章 朝着昧谷出发“啊!睡得好舒服啊!”辗迟揉了揉刚睡醒的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辗迟!你怎么才起床!现在都快要到午时了!我们今天还要去昧谷呢!”辰月略有些生气地说。“啊?!什么!已经快要到午时啦!辰月!”辗迟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嗯,你自己看看吧。”说着,辰月打开窗户,指着外面高高挂起的太阳。“哎呀,都快午时啦,我早餐还没吃呢。”辗迟失望的说。“棒椎!”千钧不知何时走进来,朝着辗迟的头就是重重的一拳。“哎哟!干什么啊你!好疼啊!”辗迟揉着被千钧打痛的头叫道。“好啦好啦,辗迟、千钧,你们别闹了。辗迟,你快些洗漱整理,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辰月急忙劝阻两人。辗迟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与其他两个伙伴一起在扶桑树下等待弋痕夕老师和天净沙老师。——————————————————————————————